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《三国小军阀》正文 第二十章 反败为胜
    自张纯反攻渔阳,已经过了三日,这三日里,张纯日夜猛攻,守城军士伤亡惨重,渔阳城的城墙已经被血染的紫红,残垣断壁和折断的兵器,受伤的战马,钉在墙中的断矢无声的诉说着战争的残酷。

    渔阳城外张纯大营,张纯诸将汇集于此,商议军情,张纯麾下一员大将对张纯说道:“大将军,渔阳城池坚固,我军已经猛攻三日,仍是难以攻下,现在我军兵士疲敝,不如收整兵马,退守辽西。”

    “退守辽西?”张纯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那将领道:“张举的影响仅限于渔阳一带,大将军只要退守辽西,外结乌桓,整顿兵马,明年再反攻渔阳,必可一战成功。”

    张举默默道:“你说的虽有道理,我却没有那么多时间,仅凭辽西之地,就算能重返渔阳,但不可能敌得过大汉。”

    张纯麾下另一名将领道:“大将军,兵法有云:十则围之,五则攻之,倍则战之,敌则能分之,少则能逃之,不若则能避之。故小敌之坚,大敌之擒也。如今我军兵力与张举相差不多,但张举凭坚城而守,我军几乎没有希望取胜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不要说这种动摇军心的话。”张纯怒道:“兵法云:攻城为下,攻心为上,只要猛攻渔阳,自然有人为我们打开城门。”

    “报。”一员小校闯入军帐道:“大将军,从城中射出一封书信。”

    “快取过来。”张纯接过信,看完后大笑道:“哈哈哈,没想到这么快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诸将听了张纯的话,面面相觑,眼中都带着疑问,张纯见状,笑道:“渔阳城内已经有人决定投效本大将军了,书信上写,明日晚上,他们将组织兵力夺门,放我军入城。”

    一将领怀疑道:“这封书信会不会是敌军的诡计呢?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。”张纯摇头道:“城中还是有聪明人的,怎么可能会看不清形式呢?追随本大将军当然比跟着张举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将军所言有理。”另一员小将道:“那张举昏庸无能,不值得追随,不如废了张举,由大将军即帝位。”

    “请大将军即位。”诸将齐声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张纯大笑不止,道:“不急,等渔阳城陷,我再称帝不迟。”

    众人皆大喜,渔阳城被攻破仿佛已经近在眼前了。

    次日白天,张纯如往常一般假装攻城,不过进攻的并不猛烈。因为张纯的精锐都在养精蓄锐,只等晚上,里应外合拿下渔阳了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太阳的光芒也不像平时那么刺眼,变得越来越缥缈,逐渐变得模糊起来。云在微弱的太阳光照射下,颜色由原来的火红变成橘红色的了。渐渐地,云变成了各种各样的形状,最后的光芒也渐渐消失了,云变成玄色的了。

    很快残阳就被晓月代替了,黄昏消失在无言中。夜是黄昏的延续,月儿高挂,夜色覆地,是凄凉,其中并没有黄昏带来的特殊的美,因此夜也只有凄凄惨掺戚戚的情感。

    秋天的夜,已经很冷了,周辽静静坐在国师府内,潘凤、方立和田正等周辽的亲信都齐聚于此,周辽默默道:“战事进行的如何了?”

    方立道:“今日张纯的攻势较弱,张纯应该酝酿着更强的攻势。”

    周辽皱了皱眉,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方立见状,又道:“前线时日大头领交待训练的五百新兵已经练成,可堪一用,加上本有的三百人共计八百精兵,这些人本为流民,全赖大头领救济才得以活命,若渔阳有变,我们拼死也会保护大头领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我的失策,才会形成现在的局面。”周辽叹息到:“倘若渔阳有变,凭你们八百人,怎么敌的过张纯的大军呢?”

    “大哥不必担心。”潘凤道:“算算时间,援兵该到了,胜败尚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周辽只好道:“但愿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正说到这里,突然城中隐隐出现火光,喊杀声虽然微弱,但不绝于耳,周辽惊道:“怎么,城门被攻破了吗?”

    门外一小兵闯进来道:“不好了,大国师,城内几大富商组织家丁,偷袭我军,打开了城门,张纯大军杀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周辽听完,仗剑而起道:“如今几乎是必死之局,张纯不可能放过我,你们若有人想走就快走。”其余人皆道:“愿与大头领同生共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周辽道:“那就同生共死。”

    渔阳城内,两军激战,火光大起,喊杀声震天。好一场混战。

    此时,右北平到渔阳的官道上,杨三宝带着三千兵马正赶过来,离渔阳已经不足五里,突然,最前面的斥候飞马回报,道:“将军,渔阳城火光大起。”

    杨三宝一愣,道:“难道是张纯正在攻打渔阳?”

    “大人,我们该怎么办。”杨三宝麾下的第一猛将冯胜昌问道。

    “此时京都岌岌可危。”杨三宝道:“若是我们能救渔阳,天子一定会重重封赏我们。”杨三宝头脑还是如此简单。于是便领大军向渔阳城火速开进。

    渔阳城内,激战正酣,周辽和潘凤带兵苦苦支持,但在张纯大军的兵锋下,节节败退。张纯指挥兵士继续猛攻,开来胜负已经没有悬念了,张纯觉得自己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消灭反抗军,夺取渔阳城,当上新主角,统一全中国,成为千古一帝。想想还有点小开心呢。(洋葱的话:话说张纯一个打酱油的,能把主角逼到这样已经不容易了,如果洋葱欠揍一点,直接就让张纯统一天下了。可洋葱终究不是欠揍的,不用担心,张纯很快就要领盒饭了。)

    张纯正指挥着军队清剿渔阳守军时,突然得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,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支军队,趁自己不备,把自己的后军击溃了。因为张纯是三国时期的人,不明白菊花的内涵,如果他明白,一定会泪流满面。因为他现在就如同一个正在强间少女的大汉,好不容易撕破了少女的衣服,正准备享受呢,却发现自己的菊花已经被一个猥琐的家伙给爆了。(这段比喻有点无节操,不过还是很贴切的,各位看官放心,洋葱还是那个五讲四美的好青年。)

    张纯的兵马前后都是敌人,士兵惶恐,四散奔逃,互相践踏。于是,张纯军在前后夹击下如同大水崩沙一般,兵败如山倒。张纯仅率领两千余人逃出升天,逃往辽西投靠丘力居去也。

    周辽觉得这是自己穿越后运气最好的一次,直到张纯溃败了还如同做梦一般。

    命运就是这样,总会有出乎意料的结局,气势汹汹的张纯竟然一战而溃,周辽则是反败为胜。

    周辽正在国师府内踱步,潘凤走进来道:“大哥,残敌已经被清剿一空,张纯已经大势已去了,张举下令在皇宫设宴为杨三宝接风,杨三宝认得我们,必定会告诉张举我们的真实身份。”

    周辽道:“有意思,我倒要瞧瞧杨三宝能奈我何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现在深受张举器重。”潘凤道:“我猜张举必定不会相信杨三宝的话”

    “你猜错了。”周辽道:“当初张举仅凭张阳只言片语就把我囚禁,又凭我一面之词把张阳严骏革职,说明他无谋且多疑,他很有可能相信杨三宝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那该如何是好?”潘凤问道。

    周辽道:“子鸾,准备好兵器,调动兵马,我们进宫赴宴。”说着,周辽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,杨三宝啊,这次一定要和你做一个了断。

    渔阳宫内正在举办宴会,群臣毕至,杨三宝赫然在列,张举道:“诸卿,今日第一杯酒,朕要敬杨将军,这次张纯谋逆,多亏杨将军领兵前来,救渔阳于水火,解社稷之倒悬。”

    杨三宝是个粗人,对于张举的客套话也是半懂不懂,笑着把酒喝了。

    突然门外有侍从喊到:“大国师到。”

    张举听了道:“杨将军,大国师可是化外高人,国之栋梁,你们应当多多亲近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臣知道了。”杨三宝听说过大国师乔峰,直到他是张举麾下炙手可热的人物,正想认识一下,抬头看向门口,当他看到进殿之人是相貌时,惊得站了起来道:“周辽,你居然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洋葱的话:更新的比较慢,各位看官如果有兴趣可以先收藏下,养肥了再看哦。

    ;
为您推荐